涂松巖:“提家庭劇就想到我也是本事”

編輯:大娛號2018-12-27 12:23:40 關鍵字:

  參加《我就是演員》。圖/視覺中國

  電視劇《雙面膠》劇照

  新一季《我就是演員》在不久前收官,最終和韓雪合演《西楚霸王》的涂松巖,獲得了亞軍。

  節目播出前,可能還有很多人并不認識涂松巖,其實他出道很早,經典電視劇《雙面膠》里的“小男人”形象深入人心,后又出演了《王貴與安娜》《瞧這一家子》等一系列熱播家庭劇。

  影視劇中的小男人,生活中是十足的好男人。三年前,兒子涂一樂出生,涂松巖不愿意錯過兒子的每一天成長,進入了半息影狀態,“跟寶寶在一起的三年,是互相教育互相成長的一個過程,我從一個理性的人,到如今一提到心里最軟的那一塊,就不行了。將來如果再有了女兒,估計我就真的徹底退休了。”

  本想學經貿

  最小奧運先生,進了中戲

  涂松巖是地道的北京人,從小住在王府井附近,“我從出生到工作就沒出過東城,東城區還是北京市最小的,特憋屈。這可能也是我后來喜歡旅行,喜歡往外走的原因,我覺得老天挺公平的,小時候讓我特憋屈,長大讓我行走天下。”

  涂松巖的母親是軍藝第一屆舞蹈系畢業的,后來一直在北京市少年宮當舞蹈老師,父親是公務員,他從小就奔著學經貿去的,從沒想過有一天會當上演員。

  1993年,涂松巖高三,家人從報紙看到一則廣告,是為爭辦2000年奧運會舉辦的一個奧運先生/小姐風采大賽,“相當于現在的選秀吧,比賽唱歌,走模特步和一些英語口語等跟奧運相關的內容。”

  報名的地方在北京飯店,離涂松巖家很近,“吃完晚飯老媽帶我遛個彎就去了,其實第二天就截止報名了,我是最后一個報的,也是最小的參賽選手。”結果,他稀里糊涂地拿了個第三名。

  當時決定報名,除了好玩,更重要的是獎品豐厚。“報紙上說頭三名的獎品是音響,我喜歡音樂,那個年代家里要是能有套這個是特別讓人向往的事情。我記得,獎品是夏普牌的組合音響,兩個大音箱還有雙卡磁帶,老爸是騎著大28給我馱回來的。”

  比賽中有個評委是中戲的老教授,他勸涂松巖不如去考中戲,“所有藝術類院校我只報了中戲,就想賭一把,考不上就繼續參加高考,考經貿類的,結果特幸運,一考就考上了。”

  理性與感情

  中戲才上一年,就想退學

  從普通高中考入中戲,大一整整一年,涂松巖都是在不適應和自我懷疑中度過的。“說實話我對表演沒有概念,我又是一個相對理性的人,不知道應該怎么進入狀態。”比如,大一都會有解放天性和模仿動物的練習,老師會讓同學們躺在地上,放著音樂說:“你們現在是一群小兔子,躺在柔軟的草坪上。”涂松巖就無法理解自己怎么就成兔子了,他偷偷睜開眼睛瞄別人,看同學有的在吃草,有的在地上打滾、撓耳朵。

  后來他還特意去找了班主任,“我說是不是我選錯行了,我這么理性的一個人,怎么可能干演員呢?當時想,不行就退學吧,去學別的。”

  老師聽完,跟涂松巖說了一段話,讓他受益終身,“他說,‘你要相信一個合格的演員一定是在理性控制下的一種感性的釋放’,我當時都聽蒙了,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么,很多年后,才理解這句話:真正的合格演員,不是所謂的歇斯底里,他一定是有控制的,這種控制對表演起到決定性作用,它是你在不同表演環境下的一種分寸感,這種控制是你成為職業演員的前提。”

  角色太雷同

  演完《雙面膠》后被定型

  涂松巖那一屆學校已經不管分配了,畢業大戲演出時,很多單位的領導來參觀,“也請了實驗話劇院院長,還有演員隊的領導,最終我們班包括我在內的六個直接被選中了。”

  畢業之后的四五年里,涂松巖在話劇院基本就是各種跑龍套,偶爾接一些電視劇。2003年,在張建棟導演執導的電視劇《青鳥的天空》中,涂松巖出演男二號,自此他開始在電視劇中出演一些重要角色。2006年,因飾演《雙面膠》中的男一號,從此打開知名度。這之后,涂松巖接演的大部分作品,都是如《王貴與安娜》《瞧這一家子》一樣的家庭劇。

  “演了《雙面膠》后,我開始挺高興的,覺得終于有個戲被大家承認了,這之后找過來很多類似的片子,我就都接了,但是你演了幾年之后就會覺得有點被貼標簽、被定型。會有疲憊感、落差,就想我能不能跳出這個角色去演點別的。”

  涂松巖也嘗試演過一些年代戲,像《理發師》,還演過諜戰劇,但觀眾對他的生活戲印象太深了。“后來我反倒平靜了,就覺得你要能把這類角色鞏固到一定程度,也是一種能力,讓大家一想到家庭劇首先想到涂松巖。”不過,演家庭劇也有讓他自豪的一面,“你有沒有發現,家庭劇里都是女性偏強一些,所以,可以說是我捧紅了很多女演員。”

  家庭VS事業

  如果再有個女兒就退休了

  《演員的誕生》開播前就邀請過涂松巖,那個時候,他正帶著老婆孩子在加拿大旅行。今年節目組再次邀請他時,恰逢中戲94班畢業20周年,“我們回學校聚會,正參觀排練場呢,就有電話打來說有第二季,當時我以為還叫《演員的誕生》呢,一想我不就在這兒誕生的嘛,感覺冥冥之中有一點淵源,就答應了。其實我就想找找當年在排練場排練的感覺,沒把它當比賽。”

  在《我就是演員》決賽的舞臺上,節目組邀請涂松巖的太太和兒子給他錄了一段短片,一向自稱理性的涂松巖在臺上哭得稀里嘩啦。自從有了兒子涂一樂,涂松巖就有了心底最軟的一塊凈土,“我是挺不喜歡在臺上哭來哭去的,男人嘛,但是看到那個視頻,那么巨大的屏幕上對我說爸比加油,我一下兒就受不了了。”

  自從有了兒子,涂松巖幾乎處于半息影的狀態,“確切地說,從我太太懷上了,我就特別在意,月子里我自己拍嗝,自己給他換尿布洗屁股,也沒雇保姆,就姥姥幫忙。所以,如果再有女兒,我就徹底退休了。”

標簽:
相關文章
涂松巖:“提家庭劇就想到我也是本事”

涂松巖:“提家庭劇就想到我也是本事”

  參加《我就是演員》。圖/視覺中國  電視劇《雙面膠》劇照  新一季《我就是演員》在不久前收官,最終和韓雪合演[詳情]

contact us

Copyright     2018-2020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 ICP備17024501號-2  技術:海韻傳媒
香港博彩快迅